提香:

每个努力的人都值得被推荐

阿尨:

一年前的今天我不想做条咸鱼了 

去年姥姥做了一场手术,换了一个膝盖的关节。连手术带住院一共一个月的时间。这期间,因为高考体检,我还有幸能挤出时间看望她。

过年收到姥姥的两百后,听母亲说姥姥手上已经没有钱了,那是最后的两张一百,心里微微有一些感动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往常过年,姥姥总是四百五百的给我塞,今年却带着不好意思的笑容,低声说了一句“今年给的少”。

两个姐姐和两个弟弟外,姥姥总是先想到我。

大年初三,姥姥姥爷大舅舅妈一群人都来我家里拜年。

我和已经是研究生的姐姐,在书房里聊着我的高中和她的大学,姥姥默默走进来,仍撑着恢复期的架子,我赶紧在狭小的书房里给姥姥让开一条宽敞的路。环顾四周,她撑着架子,慢慢坐在了我已经...

近来拍的

懦弱的内心
与少女的情愫
在我眼前构架一个穿梭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的世界

这世界的最后一秒
伴着一颗心
在黑夜里
破碎,悄然无声
飘零,悄然消逝
这样
谁也不曾记得

那就如此别过
在你我的真实里
各自安好
再无来往

I don't care if you don't

I don't feel any shame and I won't apologize

手机上一直存着太危险了,放到这里来。

QQ上推送你生日的消息,我瞟了一眼,胡设的吧,怎么可能,明明是一月多来着。

可是,再在空间里看到你的说说,我恍然,哦,今天已经十三号,与模糊的印象契合,的确是你生日。

又恍然,自去年十一月到今天,已经有两个月多了,时间真的过得很快,它能磨平棱角,却难以愈合伤痕。

你的说说里,一张自拍,你还是那么美,一张TS6,也是我梦寐以求。

今天你已经十七了。

我的脑海中,时光回溯,犹记得,那是一四年的六月二十一,我的生日刚刚过去两天,表盘的时针已然走过第二天的起点,蛙声在小区中连绵不绝。多么美好的夜晚,男孩和女孩隔着屏幕,懵懂的心却走到了一起。那一年,你十三,我十四。

接着就是我想方设法逃脱我...

11月照金研学

美国之行(deluxe)

自由女神像Statue of Liberty


到美国的前几天,先一睹自由女神像的真容。
设计师在设计它的时候,是作为法国给美国的礼品,纪念美法的友谊。女神像的面庞,是以设计师的母亲为原型,手臂以他的妻子为原型。
铜像被岁月氧化侵蚀后的绿色,看着更安静而平和,又不失气势。巨大的底座乃是藏有珍惜物品的博物馆。从照片中可以看出,岛上人山人海,因此,只可远观我,不可近看。



Hiking


这是从Yale去郊区的一个海滩下车后拍的。
这种车真的是很热很热,美国的法律规定校车只能用这种颜色,样式。在美国,无论是从道德上还是


从法律上,儿童,青少年都有着很重要的地位,包括...

午夜时分

一张专辑

一个音箱

正好。

怎么说
高新一中就是一个能把人弄得特别自以为是,目中无人的地方,或者说,这类超级学校都是。

就写个作文,自己说自己写之前思考立意了好久。上课老师对立意进行分析,整整一节课,一脸不屑的样子,说一个作文题哪会有这么局限的一个立意。到之前收上去的作文发下来之后,满分60得了40,两个红色“偏题”字眼赫然出现在文章末,还是不服,说要去找老姚(高一我们都是她的学生,全校公认的最好的语文老师,和我们关系很好,高二带文科班了)。

能把人生从早期的灿烂辉煌到晚年的成就终生这样一个立意,写成每个生命都有其存在的价值,还死抱着自己的观点紧紧不放。更觉得现在的语文老师没有高一的语文老师好,乱讲一通。

化学老师讲...

近来小事

美国买了一件匡威的衣服,现在在外套校服底下穿,好多人说这衣服很骚(恩其实我也觉得有点),本人就是不爱穿校服,校服的设计有问题。
我还想把酵母的那件穿到学校去呢,不知有人能认出来不,应该会有吧。

运动会没有项目的学生要排节目,男女搭档舞伴制。
其实没啥,不就搭上了个社会姐嘛。我也可以很社会的对不对。
可是有些人的嘴脸真让人sick。
中午吃饭几个男的把我围起来
”你是不是Xxx的舞伴“(恩可能穿的匡威比较有个性,一眼就能认出来)
”是“
”哈哈哈“”小伙子把握好机会啊“”看姐刚刚就在咱们前面“”诶姐看你的舞伴多帅“
一副备胎的样子给谁看啊。
其实舞伴的男票我认识,说过几句话,挺好的。
可是你的这些fellas也太...

 

© 格兰特尼克斯 | Powered by LOFTER